白癜風与內分泌有無關系?

白癜風与內分泌的關系是比較密切的。從我們統計分析2060例臨床資料看,有內分泌因素的占23.6%。其中有甲狀腺机能亢進的、患糖尿病的、育齡婦女月經紊亂半乳房小葉增生或乳房纖維瘤的………

那么內分泌對色素代謝有什么影響呢?實驗研究表明:黑色素細胞刺激素、皮促素、性激素能促進黑色素的合成代謝,而皮質類固醇激素、腎上腺素与正腎上腺素、甲狀腺素与褪黑激素可抑制黑色素的合成代謝。為了使患者了解,我們簡要介紹一下:

1、黑色素細胞刺激素。近年來研究表明:人類的黑色素刺激素可能由垂体前葉分泌皮促素的細胞所分泌。黑色素細胞刺激素分a与β兩种,當病員接到大量黑色素刺激素治療時,局部短期內會發生色素沉著。

2、皮促素。皮促素由垂体前葉分泌。臨床上使用皮促素后許多病人出現愛迪森氏病樣色素沉著,原有的色素痣色澤加深,并產生新的色素痣,這可能是由于皮促素含有黑色素刺激素之故,亦有使用皮促素治療白癜風的報道。

3、性激素。性激素包括男性激素和女性激素,男性激素的代表是睾丸素,如丙酸睾丸酮;女性激素如黃酮体和雌激素。性激素有加深皮膚色澤的作用,例如孕婦常伴有面部黃褐斑及乳頭、乳暈等處色加深,這是由于妊娠婦女女性激素增多之故。再如肝病患者皮膚色素沉著,面部有黃褐斑(又稱肝斑),這是由于肝病患者滅活激素的功能減退,以致血中雌激素濃度提高所致。

4、皮質類固醇激素。皮質類固醇激素:強的松、地塞米松及青化考的松等由腎上腺皮質分泌,其對黑色素代謝的作用主要与黑色素細胞刺激有關。再正常情況下,血中黑色素刺激素与皮質類固醇激素水平相對平衡,一旦失調,影響膚色。我們曾發現白癜風患者因關節炎服用考的松治療后白斑擴大、增多。從病例分析到動物實驗,皮膚專家推測:皮質類固醇激素能使皮膚變白的机理主要在于抑制垂体分泌黑色素細胞刺激素,而對黑色素細胞的直接作用則是輕微的。 5、腎上腺素与正腎上腺素。腎上腺素与正腎上腺素系由腎上腺髓質分泌的激素,它們在安靜狀態下分泌量很少,遇到寒冷、疼痛、情緒激動因素使机体呈“緊張狀態”時,在交感神經興奮的同時,腎上腺髓質分泌增多,故兩种激素增加。微量的腎上腺素既能抑制黑色素細胞刺激對离体蛙皮黑色素細胞的作用。

6、甲狀腺素。甲狀腺素由甲狀腺分泌。甲狀腺制劑中的甲狀腺素、雙碘甲狀腺素系無机碘化物的复合物,可使皮膚顏色變淡,但對蛙黑色素細胞則無作用。此外,伴發白癜風的甲狀腺功能亢進病例并不少見,當他們切除甲狀腺后個別白癜風患者會有改變。 7、褪黑素。褪黑素主要由松果体分泌。松果体的分泌功能与光照有密切的關系,延長光照能抑制褪黑素和分泌。